<track id="2au9r"><div id="2au9r"></div></track>

    <nobr id="2au9r"></nobr>

      <bdo id="2au9r"></bdo>

    1. 敗光千萬,手游CEO消失,看一個暴富神話破滅始末

      導讀 : 任何一個風口,都曾涌進大量資本和團隊,經歷過狂熱期后,泡沫越來越大,卻最終被市場整肅和戳破。

       

      敗光千萬,CEO消失,看一個暴富神話破滅始末

       

      2015年,中國手游從井噴發展期進入洗牌期。歷史總是具有重復性,手游的發展歷程,總能找到似曾相識的感覺——任何一個風口,都曾涌進大量資本和團隊,博客、團購,再到如今的O2O,經歷過狂熱期后,泡沫越來越大,卻最終被市場整肅和戳破。

       

      成都卡爾維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卡爾維),是當時成都手游圈殺出的最大黑馬,一夜成名。轉眼一年,A輪融資的一百萬美金,游戲的千萬代理費,悉數成空,最后宣布破產,甚至員工工資,都發不出來。

       

      一個創造業內神話的公司,如何走向了宿命的潰???

       

      名利雙收

       

      2013年到2014年上半年,成都手游出現井噴。官方數據顯示,2014年中旬成都的手游公司已經有600多家,鼎盛時期,加上一些不正規的小團隊,數量實際超過了1000家。

       

      當時手游被稱為金礦行業,這里誕生太多一夜暴富的神話。當時最大的黑馬,恐怕就是卡爾維。其前身是盛大旗下一個開發端游的子公司,后來被砍掉。在CEO楊存富的帶領下,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出來后,開始了一段臥薪嘗膽的經歷。

       

      他們租了一間三居室的民宅,拿著每月2000元的工資,一干就是一年,悶頭打造一款叫《戰神之怒》的游戲??柧S的市場負責人王毓立記得,大家就這么決定背水一戰,“失敗了,大不了再去找工作”。

       

      2011年,《戰神之怒》上線。王毓立想,月流水能過10萬,能養活大家就行了??墒撬麄儧]想到,《戰神之怒》一路高歌猛進,全球下載量超過千萬次,在國外受到玩家熱捧,曾經入選英國某科技媒體評選的“全球最好玩50個游戲”之一,月流水達到百萬元級別。這個10多人的團隊苦盡甘來,CEO楊存富馬上宣布,所有的人工資翻倍。

       

      “我們沒有做任何推廣,全靠口碑相傳。”王毓立說。當時智能手機尚未大面積普及,市面上也沒有一款真正的3D格斗ARPG游戲,一個游戲包500M的游戲無疑是超前的。

       

      隨后,清科創投找到了卡爾維,投資100萬美元。正在開發中的《戰神之怒3》,更以千萬元天價代理給金山網絡??柧S,可謂是名利雙收。

       

      此時,楊存富面臨兩個選擇。第一個是全力投入《戰神之怒》,出一系列的續作;第二個就是多戰線策略,多開發幾款游戲,增加成功幾率。

       

      游戲行業頗像電影行業。一些名不經傳的小團隊也可以拍出低成本的佳作而一舉成名,但很難保證下一步還能踩對點,還能持續出佳品。

       

      你可以一夜暴富,也可能像煙花一樣轉瞬即逝。這種恐懼,根植在游戲人的宿命中。他們在最璀璨的時候,就在考慮下一次如何綻放。

       

      這種恐懼導致了“廣撒網”的心態。楊存富選擇了后者,一兩年時間,卡爾維從10人擴張到200人。一家小公司瞬間成了業內的寵兒,發展急速,如日中天。

       

      最大黑馬到最大敗局

       

      2014年8月之后,成都手游從巔峰陡轉直下,開始進入洗牌期。一邊是一些手游企業以各種方式退場,資金鏈斷裂,破產倒閉,甚至人間蒸發;而另一邊,手游的入云高樓還在崛起,并不斷創出造富神話。

       

      在這一輪洗牌中,卡爾維從最大的黑馬,淪為了當時的最大敗者。

       

      《戰神之怒》成功之后,卡爾維從居民樓搬到1000多平米的辦公室,兩層樓,政府補貼了兩年租金。公司變得“高大上”了,但開發《戰神之怒》的核心成員卻陸續流失,據說是“被逼走的”。當年擠在民宅中吃盒飯的戰友們,天各一方。

       

      為充實研發力量,楊存富全盤收購了一些游戲團隊,作為項目組并入公司,但是開發的游戲不盡人意。“代理商都質問說,你們卡爾維怎么開發出這么爛的游戲?”表現不佳的團隊被遣散,接著又收購新的團隊。這種惡性循環,一直持續到卡爾維破產。王毓立眼看著這些團隊將《戰神之怒》的盈利和名聲消耗殆盡。

       

      2014年開始,卡爾維陸續裁員,最后只剩下50來人,還有一次,工資拖了一個月才發下來。今年初,楊存富召集了全體員工,說公司沒錢了,撐不下去了,資方也不再投錢了,公司要解散了。當時公司賬上還剩下10多萬元,還不夠大家一個月工資,草草分了錢后,楊存富就消失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宿命的輪回

       

      王毓立沒有走,《戰神之怒》殘留的核心成員又聚在了一起。王毓立說:“要不要再賭一次?”他們決定接著開發卡爾維一款未完成的游戲:《夢幻生肖》。

       

      9月的午后,i黑馬試圖去尋找卡爾維曾經的輝煌,看到的卻是簡陋的毛坯房和簡單的桌椅電腦——他們又租了一個兩居室的民宅,決定將游戲換名改裝后重新上線。

       

      恍如一個輪回,如同4年前他們蝸居在民宅中開發《戰神之怒》,一樣的人,一樣的工資,一樣的居民樓。這是一種巧合,也是一場宿命。人生賭一次,成功了;再賭一次,勝算幾何?

       

      i黑馬問王毓立,如果真的成功了,會怎樣?他靦腆一笑:“其實我還有一個想法,只是比較幼稚,《戰神之怒3》簽下了千萬的代理金,破產之后這些錢都打水漂了,如果能成功,我想把游戲免費代理給他們。”

       

      卡爾維的敗局,是手游發展史上最為典型的標本。其興也勃,其亡也忽。

       

      仿佛一場淘金游戲,淘金者們涌入金礦,一頓胡挖亂掘,卻發現此地并不是遍布黃金。他們心灰意冷地撤離,出資者不再輕易投錢,他們退而觀望,挖掘者多也精疲力竭,轉而投向新的金礦。僅僅半年,手游行業的泡沫開始破裂,當年的瘋狂與如今的冷峻,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     

      文/王奕

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